正文卷 00189 我的右手长眼睛了

    “人类,别紧张,暴食者从属的恶魔什么都能消化,他们是唯一不会被寄生的恶魔?!崩酌煽吹匠聲谆帕耸纸?,连忙安抚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听到雷蒙的话,陈曌顿时安心下来,能消化掉?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那就好……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不要吃我……不要吃我……”寄生体发出惊恐的叫声。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现在求饶,太迟了?!?br />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寄生体也受到雷蒙的毒液影响,所以他的反击非常的微弱。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他的触手只能如章鱼那样,依附在陈曌手臂的皮肤上,却无法伤害到陈曌。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寄生体之所以需要寄生在其他生物的体内,就是因为它们本身不具备在外界生存的能力。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不管是在人间还是地狱,这都是不可更改的自然规律。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暴食者之口已经把寄生体一半的身体都吞进去了,而这时候依附在李奥斯身体器官和血肉上的触须,也失去了活力。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陈曌手一拉,整个寄生体都被扯出李奥斯的腹腔。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寄生体还在做着激烈的挣扎,连同着李奥斯的几个眼珠也被拉扯了出来。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那些眼珠就在寄生体的触须尾端,暴食者之口把那几个眼睛也都吞了进来。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可是下一刻,陈曌的手臂上开始睁开一只只眼睛,手臂上分部着五个眼睛,手背上还有一个眼睛,一共六个眼睛。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我嚓,被寄生了???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陈曌欲哭无泪,这都算什么事啊。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回头还要自己给自己的手臂来个开刀手术。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暴食者之口太贪吃了,什么都想吃。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不过现在还不是想这些的时候,陈曌需要把李奥斯的腹部缝合上。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手术完成后,陈曌带着埋怨的眼神看着雷蒙:“你不是说暴食者不会被寄生吗?你看看我手臂上的眼睛,我感觉自己已经被那个寄生怪物寄生了?!?br />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你有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特别的感觉?好像没有?!?br />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所以不要自己吓自己,暴食者的消化非常强大,这些肥猪很多时候,会吞噬掉一些恶魔,获取他们的能力,很明显你手臂上的暴食者之口,是吞噬掉了寄生体,然后获取了眼睛?!?br />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没事?”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没事?!?br />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真的没事?”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真的没事?!?br />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呼……吓死我了?!?br />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陈曌总算是长长的松了口气,他试着控制那些眼睛,不过那些眼睛并没有张开,他无法张开这些眼睛。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陈曌又郁闷了,控制不了。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这又屁用??!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而暴食者之口在手心上消失后,那些眼睛也跟着消失了。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回头要向杰西卡请教一下,到底怎么控制暴食者之口。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不能每次都这样,它想出现就出现,不想出现就不出现。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雷蒙的麻醉毒液过去后,李奥斯醒了过来。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虽然失去了几个眼睛,不过李奥斯还是很高兴,毕竟他一百多个眼珠子,失去几个并不是什么大事。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他感觉身体又恢复了,没有过去那种沉重的感觉。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生者阁下,感谢您的帮助,请您收下我的礼物?!崩畎滤购苌系?,直接拿出准备好的无垢眼珠。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一个装着液体的瓶子里,漂浮着三个眼珠子。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这次地狱之行,还算是颇有收获。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无垢眼珠可以给任何人任何物种使用,恶魔也好,人类也好,都能够使用。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人类,你打算怎么处置这个女巫的灵魂?”雷蒙问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你想要她?”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我这里缺个打杂的,难得有这么完整的灵魂?!崩酌伤档?。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那等我问完问题后,就把她交给你?!?br />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瑞翁。格格巫慢慢的醒来,她很希望眼前的这一切都只是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可是清醒的意识让她明白,她所面对的雷蒙和李奥斯是真实的,不是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还有陈曌那张充满了嘲弄的笑容,更是让她深恶痛绝。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翁瑞。格格巫,我想问你几个问题,你回答的好,我们的恩怨一笔勾销,回答的不好……”陈曌回头看了眼雷蒙和李奥斯。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雷蒙咧开嘴,配合着陈曌恐吓翁瑞。格格巫。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李奥斯虽然个头没雷蒙那么大,可是他全身的眼睛都打开的时候,密密麻麻的眼珠子盯着翁瑞。格格巫。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翁瑞。格格巫瞬间就吓尿了,如果她还能尿的话。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你有什么问题?放了我……我什么都告诉你?!?br />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雷蒙这里缺个仆人,如果你回答的好,以后就在这里当差办事,回答的不好,我想雷蒙应该不介意把你当晚餐?!?br />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你想知道什么?”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特雷德。派姆顿现在在哪里?他应该也下地狱了吧?”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他?他已经被献祭给了贝斯塔大人,他的灵魂已经永远的消失了?!?br />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贝斯塔,就是上次那个大章鱼是吧?”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额……是……”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对于翁瑞。格格巫来说,沉睡者贝斯塔是她效忠了一辈子的主子。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即便是如今死后,她依然没能改变这种想法。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可是面对着陈曌,轻易的就召唤出恶魔,而且还轻易的击败了沉睡者贝斯塔。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翁瑞。格格巫早就对陈曌畏若神明,所以陈曌把沉睡者贝斯塔称之为大章鱼,似乎也是理所当然的。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那么你知道他的财产藏在哪里吗?”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知道,他把财产换成了黄金,藏在镜子湖那边的瀑布下面?!?br />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还有呢?他还有另外一份财产,全部都是艺术品,你知道他藏在什么地方吗?”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他还有另外一份财产?我不知道?!?br />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雷蒙,有没有什么办法,让她痛苦的?”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我有腐蚀毒液,能够将她的灵魂一点点的融化?!崩酌苫卮鸬?。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我真的不知道?!蔽倘?。格格巫欲哭无泪。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生平第一次这么真诚的回答,为什么就是没人相信她的话。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生者阁下,她似乎没说谎,我的真实之眼看着她,如果她说谎的话,是无法瞒过我的?!?br />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我是真的不知道,我只知道特雷德。派姆顿将财产换成黄金,我不知道他还偷偷的处理了另外一部分的财产?!?br />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那就是说,你没用了咯?”陈曌眯起眼睛看着。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等等……我想起来了,我记起来了,特雷德。派姆顿曾经在数年前,让我帮他制造一个结界,也许他把东西藏在那个地方?!?br />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书阁网欢迎您,请记住我们网址山东群英会最新开奖

注册成为书阁网会员,点击这里
推荐票票        加入书架        翻上页      回目录      翻下页        山东群英会最新开奖        山东群英会最新开奖

  • 本赛季首次梅开二度 C罗“金球定律”如约而至 2018-12-13
  • 祁县市监局积极推进商事制度改革 2018-12-13
  • 安徽“最美罚单”被质疑执法不公 专家称合规 2018-12-10
  • 红豆杉真的能抗癌吗?误食小心中毒 2018-12-10
  • 推动能源革命 促山西资源型经济转型发展 2018-11-06
  • “高考神助攻”爱心送考公益项目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案例奖 2018-09-25
  • 探秘世界首位机器人公民 以赫本形象为原型 2018-09-25
  • 主持人资料库——鲁健 2018-09-14
  • 广州市荔湾区:基层党建引领老旧社区自治 2018-09-13
  • 上海公办园占比超过六成 2018-08-28
  • 思想纵横:幸福都是奋斗出来的 2018-08-28
  • 谢华伟的专栏作者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8-08-26
  • 探访南方古丝路 跟着郑和下南洋 春城壹网 七彩云南 一网天下 2018-08-23
  • 省交通控股集团再调度推进高速公路前期工作 2018-08-17
  • 湖南省援藏医疗专家为藏族农牧民同胞义诊 2018-08-17
  • 466| 556| 493| 438| 852| 186| 713| 627| 931| 770| 615| 377| 949| 917| 885|